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新聞

信息中心

/ Trading Center
熱點新聞

如何打好中國“稀土王牌”?丨首席評論

作者:  更新時間:2019-06-21  點擊量:1550

 稀土廣泛應用于軍事、石油化工、冶金、紡織、永磁材料、陶瓷玻璃、電腦、汽車等領域,被譽為“工業味精”“工業維生素”和“新材料之母”,是珍貴的戰略金屬資源。中國作為全球稀土第一儲量大國,以及第一生產大國,卻長期以來缺失了對稀土的定價權。過去一直憑借低廉的價格,以全球23%的稀土儲量供應全球90%以上的市場需求。如今,隨著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的升溫,中國稀土的優勢與地位日益受到各方的關注。尤其是作為美國第一大稀土金屬進口來源國,手握如此重要的戰略資源,中國應如何打好“稀土王牌”?掌握全球稀土定價權?第一財經《首席評論》邀請中國稀土學會副秘書長張安文和北京工商大學證券期貨研究所所長胡俞越共同探討這一話題。

 稀土為什么那么重要?

 張安文:戰略新興產業的7個大領域(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車)都離不開稀土。比如攝影棚里高清攝像機的鏡頭加了稀土鑭;LED燈加了稀土,亮度會非常好;比如到醫院做核磁共振、拍CT,有的是磁體,有的是閃爍晶體,都是稀土高端的材料。另外,新能源純電力車、混合動力車,它們的馬達、電機都用到稀土材料。所以稀土是跟高科技密不可分,和國防軍工密不可分,離我們生活也很近。中國在稀土的資源上不但儲量第一,而且中重稀土的儲量很大,我們有400多個品種,1000多個規格的稀土,可以向全球來供應,尤其向發達國家供應。但現在國外也發現了很多中重稀土,尤其是東南亞,以緬甸、老撾為代表,包括巴西、冰島都有一些中重稀土資源,但是中國仍然是目前已經探明中重稀土資源最多的國家。

 稀土為什么賣成“白菜價”?

 胡俞越:早年的時候其實我們的外匯儲備數量非常有限,很多產品被用來出口創匯,稀土恐怕就起了一個示范效應,靠稀土出口創匯。如果是出口創匯的話,我們只是出口了一些沒有進行深度加工的初級產品,賣的就是土價。所以這么多年下來,中國的稀土在國際市場上始終是以低價位的姿態出現。但是現在出口創匯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張安文:大家到講稀土是“白菜價”,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這個情況可能是存在的。但是現在經過國家各個層面的重視,包括企業發力、控制總量、打擊黑色產業鏈,這兩年的價格還是穩步回升的。但價格也是雙刃劍,太低了當然不行,但是也不能過高,價格過高下游企業承受不起,就轉用其他替代品,而替代品的性價比以及使用效果遠遠不如稀土。所以稀土的價格應該合理構成,比如基本成本,稅的成本,尤其是治理環境、恢復生態的這些成本應該逐漸加進去。讓上中下游企業都有合理利潤空間的價格體系才是比較好的價格體系。

 如何掌握國際定價權?

 胡俞越: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之下,有人說稀土是一張牌,但這張牌怎么打?第一,稀土產業要整合,對惡性競爭、盲目開采要進行有效整治,要提升稀土產業的競爭力,稀土產業的競爭力是全產業鏈,不僅僅是稀土礦的開采,包括稀土整個向下游延伸的全產業鏈。第二要打好價格牌,要通過建立公平競爭的交易平臺,讓大家都在這個平臺上參與競價,參加交易,形成相對權威的基準價格。而這個基準價格不僅是中國的,也很有希望能夠成為全球稀土的基準價格,那就是定價。定價并不是價格定得越高越好,要形成公平合理的價格。所以過去采取了很多手段來整治、整合稀土產業,我們依然還要按照市場化的手段提升競爭力,打好價格牌。

 完善稀土定價機制需要市場、企業共同努力

 張安文:定價機制更多是由市場、由企業行為逐漸形成的,同時還有企業之間的自律,包括控制總量,防止惡性競爭,希望有一個相對穩定或者是逐漸攀升的價格。因為各種成本在增加,一定是全成本核算,過去那種只計基本成本,不計環保成本和其他成本是不合理的。我們還有個價格指數,都有一些指導作用,當然從企業從管理上還要有相應的措施,防止過度投機。

 中國稀土定價可借鑒OPEC原油定價機制

 胡俞越:稀土產業可以學習借鑒原油,原油最初是由石油寡頭壟斷企業來定價,后來發展成為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定價。OPEC的定價并不是說它來決定價格,是通過增產減產的方式來影響油價。稀土是不是也可以學習借鑒這種模式。首先,我們國內有六大稀土龍頭集團(北方稀土、中國鋁業、廈門鎢業、中國五礦、廣東稀土和南方稀土),它們是不是也可以建立類似于OPEC這樣的組織、機制,伸出五指不如攥緊拳頭,在國家戰略上通過聯合增產減產的辦法影響價格。

 如何做稀土行業的垂直電商?

 胡俞越:還有一種模式,是通過網上交易所內交易模式,來形成一種相對公平合理的價格。我覺得現在問題出在哪兒呢?就是產業客戶參與程度太低,你形成的價格對他來說沒有指導作用,連看都不看,這樣的話就沒有反饋作用。以包頭稀土交易所為代表,能不能把更多的產業客戶動員起來,比如說像類似于產業聯盟,六大稀土巨頭都來參與市場交易,在這個平臺上進行公平競爭,這個價格可能就是比較公平合理的。如果這個市場都是一些投機客戶來參與,這個價格產業客戶連看都不看,就形同虛設。

 裴蕾:這是不是垂直電商的概念?

 胡俞越:對,我主張叫產業互聯網,比如稀土,我們更主張以單個產品把整個產業鏈打通,相關企業都能夠匯聚到這個平臺上來。產業互聯網正在興起,是一片藍海。我希望以包頭稀土交易所為代表的平臺,能夠對稀土產業起到整合的作用。互聯網時代,這不僅是一個現代供應鏈的平臺,也是一個全球價值鏈的平臺,還是一個全產業鏈的平臺。

 由稀土大國走向稀土強國

 張安文:稀土主要是在高端產品應用上體現它的價值。有了稀土資源,不等于有了高科技,不能把資源和高科技劃等號。我們有資源是好事,但是不能背這個包袱,我們要發展稀土,最根本的出路,最好的前景就是使我們的高科技能夠發展起來,使我們先進制造業有更好的高端產品生產出來,這樣的話稀土才有用武之地。舉個例子,比如說機器人要用稀土的永磁電機,機床要用直線電機,還有比如汽車的EPS(電動助力轉向系統),包括安全氣囊,重要的元器件、零部件,都是采用稀土的原材料。稀土原材料相對便宜,發達國家進口了我們的原材料,生產高端的產品,包括元器件、零部件和整機,反過來向我們出口,獲得比較高的利潤,我們就受制于人。只有發展高科技,使稀土包括其他稀貴金屬生產的高端產品都能夠逐漸國產化,這樣就減少對國外的依賴,就真正能夠把稀土用到刀刃上,真正使我們從稀土大國變成稀土強國。(來源:第一財經)

(免責聲明:本文章轉自網絡,不代表本網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內容僅供參考。如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

w重庆时时彩开奖